主页 > 大益普洱茶 >
大益茶董事长吴远之去世:这个海南人搅翻中国茶业把普洱茶炒成了
发布日期:2021-12-21 00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2月20日晚间,大益集团官方微博发文称。大益集团董事长、总裁吴远之在旅居加拿大期间突发脑溢血,经抢救无效去世。

  根据大益集团的内部通知,公司已成立特别委员会,委员会由张亚峰(主任委员)李占文、钟晓宾、王万春、曾新生五位委员组成,集中行使大益集团股东会、董事会与总经理权利,全面负责大益集团运营管理工作,确保集团各项业务持续、健康、稳定发展。

  “集团各单位与部门负责人,在集团特别委员会与既有执委会等决策机制的统一指挥下,密切配合,各就其位、各司其职,保证本单位各项工作与业务的正常进行。”

  12月20日,时代财经就吴远之逝世、公司日后管理经营等问题致电大益集团,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吴远之1962年生于海南,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,获得加拿大渥太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,除了长期在华尔街从事金融工作外,他还曾在海南省政府经研中心、海南证券交易中心、海南清澜实业股份有限公司、香港海信投资有限公司工作,并在2003年成为上市公司博闻科技的董事。

  2004年,云南勐海茶厂因经营不善进行民营化改制,吴远之率团队收购了云南勐海茶厂,后将其改名为云南大益茶业集团。

  大益集团官网显示,其是目前国内销售及生产规模最大的茶业企业集团。2011年,“大益”经国家商务部认定为“中华老字号”;2016年,大益进入中国品牌价值500强,品牌价值达112.02亿元,高居茶行业首位;2018年,大益茶品牌天猫渠道整体销售单日破亿元,销量排名茶品类第一,跻身天猫双11“亿元俱乐部”。

  作为国内龙头茶业集团,大益集团的一举一动几乎成为业内的风向标。但这个自称销售稳居行业首位的茶企一直有些神秘,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鲜见公开。

  据2008年中国茶叶行业百强名单,大益集团2007年的销售额已经达到7亿元,也有业内人士称,目前大益集团的营收早已经突破10亿元。

  和大益集团经营情况一样,吴远之的个人财富也一直不为人知。天眼查显示,吴远之目前为云南大益茶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90%。此外,吴远之还担任云南大益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、西双版纳大益茶茶禅世界开发建设有限公司等23家公司的法人代表,而这些大多为大益集团的子公司或关联公司。

  与此同时,吴远之目前还在31家公司担任董事长、董事等职务,并拥有65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。

  在收购勐海茶厂后,10多年间,大益集团在吴远之的经营下知名度和影响力不断扩大,坐上了普洱茶企业的头把交椅,同时也使普洱茶在市场的地位直线上升。

  一直以来,云南虽是普洱茶主产区,但在2000年前后,国内熟悉普洱茶的人并不多。2005年,“马帮进京”和演员张国立在老舍茶馆拍出160万天价茶叶的消息让普洱茶出圈,后者的收藏价值才开始进一步显现。

  此后,民间资本不断注入茶市,普洱茶价格也水涨船高。有媒体统计,2003年-2006年,大约有200亿元民间资本进入普洱茶市场。2005年的广州芳村,一斤普洱茶的价格一个月能翻4倍。

  到了2007年,这场炒作抵达顶点,但此后随之滑落。当年4月,普洱茶价格大幅跳水,庄家高位套现,中小玩家一地鸡毛,几个大茶厂也损失惨重。

  入主勐海茶厂后,吴远之开始发挥在金融行业摸爬滚打而来的经验,重点打造大益茶,并提出要做奢侈品茶。在一场云南特产推荐会上,他就曾放言:“一个国家好不好,要看它的奢侈品多不多。而茶,自古就是一种奢侈品。如今,我们要把大益普洱茶打造成为中国的奢侈品。”

  此后,吴远之仿照“马帮进京”的活动,发起了“滇茶大益天下·马帮西藏行”活动。奥运会时,吴远之还斥巨资在央视黄金时段投放广告。随着“茶有益,茶有大益”这句广告语的反复播放, “大益普洱茶”的高端品牌定位逐渐被树立起来。

  从2009年开始,大益茶又开始打造授权专营店体系,在全国拥有上千家专营店。依靠着“品牌传播+经销体系”这套组合拳,大益茶 “茶中茅台”的金融属性也不胫而走。

  到2013年,大益几乎已经成了国内普洱茶投资交易唯一的品牌,甚至出现了专门跟踪大益茶走势的平台——每一种茶叶的“唛号”就如同股票代码,输入“唛号”,既能实时跟踪普洱茶的价格涨跌、行情走势。

  后来,大益茶还玩起了饥饿营销,用高调的宣传包装和限量的配货打造出“号字茶”系列,引来“炒茶客”争相交易。

  大益茶2017年发售的普洱茶“轩辕号”,从发售时的3万一路涨到150万;而一款2003年的“六星孔雀”,发售时售价不到3万,竟被炒出6500万的天价。

  与此同时,大益茶还发展出期货市场。一款普洱茶新品还未发布,交易市场往往已经下注,有人抬高市价“做多”,有人压低“做空”。而买卖大益茶的期货,巨亏、巨赚都是常态。比如今年年初大益茶推出的7542茶饼,还未发布,期货价就已经炒至8万一件,而实际配货价仅1.5万元。

  这被称之为空军和多军的博弈,一次可能大赚几十万元,也有可能亏掉一套房,市场也因此混乱不堪。

  今年6月,大益茶发布了新产品“2021仓颉号”的上市预告。尽管“仓颉号”售价和经销商渠道的配货数量还没有正式公布,但随着交货期的临近,在芳村茶叶交易平台上,“仓颉号”的价格一路水涨船高,最高时飙升到19万元/提(7饼/提)。

  期货交易也进行得如火如荼。数据显示,从6月24日到7月10日,芳村茶叶市场一共开出20000提空单。这意味着,如果炒茶客们走了20000件空单,可能要赔数亿元。

  但最终,流入芳村市场的现货却只有200提。因现货与空单差额较大,部分拿到少量现货的炒家拒绝交货甚至跑路,不少炒家甚至为了拿到茶叶大打出手。

  这场闹剧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。此次“仓颉号”事件之后,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和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。

  茶行业也纷纷与期货普洱茶划清界限。今年7月8日,全国茶叶商协会、广州茶协会、东莞茶协会等联合发布天价茶抵制书,与大益茶划清界限。7月17日,云南省茶叶流通协会发布倡议书,表示要抵制天价茶。

  在吴远之12月17日发布的一条微博下,还有茶商抱怨道:“现在这种情绪和氛围已经严重影响到整个市场,厂家也难以独善其身。请问吴总有没有应对措施?难道任由市场做空吗?”